咨询热线:+86-0000-96877
网站公告: 织梦58,诚信为本,市场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...

24小时全国服务热线

+86-0000-96877

如果您有任何疑问或是问题,请随时与我们联系

查看联系方式>>

潘光哲:我的“胡适阅读史”:被阉割的“五四火

时间:2019-05-13 18:44    点击量:

潘光哲:我的“胡适阅读史”:被阉割的“五四火

《努力周报》

潘光哲:我的“胡适阅读史”:被阉割的“五四火

胡适的台湾时光

潘光哲

在台湾已不再是被阉割的”五四火种”,还能传薪不已吗?重新阅读胡适,应该会是回答这个问题的一道路径罢。

自从渐渐地不需要仰赖注音符号就可以读书阅报以来,父亲的书架,便是我开始进行探险的天地。那正是一九七○年代初期台湾离开联合国的时候,身为职业军人的他,放在那里最多的,或是国防部编印的《处变不惊庄敬自强史例》之类的书,都是白色封面的精装本;或是国民党中央党部编印的《中央月刊》,花花绿绿的封面,每个月各不相同。这些书的基调,千篇一律,外加不认识的字实在太多了,读没多久,就觉得乏味之至。意外的是,胡适的《四十自述》与冯爱群编的《胡适之先生纪念集》,居然与国民党党国体制的那堆宣传品夹杂在一起。前者是台南大东书局的版本(现在看来,当然是部盗版书),后者是台北学生书局出版的。两部书的出版时间与父亲题写在内页的收藏时间,都是一九六二年三月,恰是胡适去世后的一个月,台湾追悼胡适的情绪最为热烈的时候。显然,一介军人的父亲,也受到这波热烈的感染。这两部书的封面装祯,绝不出色,本来难能吸引幼童的目光,它们是无可选择之后的最后选择。不过,意外发现之后,它们成为《国语日报》与《王子杂志》等儿童读物之外,最能吸引自己的书本。

潘光哲:我的“胡适阅读史”:被阉割的“五四火

【返回列表页】
地址: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  电话:+86-0000-96877  传真:+86-0000-96877
澳门永利注册|永利娱乐场平台手机版|Sitemap1|Sitemap2    ICP备案编号:ICP备********号  统计代码放置
这里是您的网站名称